深夜

半年前我说过要学习弹吉他,现在终于勉强入门,自娱自乐足矣。这让我在深夜难以入眠的情况下除了胡思乱想有了另一个选择。其实胡思乱想未必比弹琴无趣,但前者只会让我愈加精神,而弹琴能让我产生倦意。这表示这项爱好已经能让我自己陶醉其中,我十分满足。

Continue reading

最近

有三四个月没写博客了,忙。我问自己,真有这么忙?显然没有,我还不是日理万鸡的领导。但乱是一定的。离开了生活学习工作六年的武汉回江苏休整了一个月后又来到了一个新的城市——成都。各种重要不重要的事掺杂在一起,常另我找不到头绪。一个闲惯了的人,突然忙起来,这是必然的。

Continue reading

说谎

当老师强制我写作文的时候,我用尽可能多的标点符号去填满格子凑足字数,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主动而迫切的想要写些什么。但此时此地的我并不会为此感到奇怪,我已经相信一切皆有可能,我恨那些把所有道理都变成广告语的人。

Continue reading

和平时期的爱情

王二和陈清扬几十年没见,一见面就敦起了革命友谊。我有个哥们老五,和前女友分手多时,但偶尔从外地回来两人还是会见上一面。我提出质疑,他就会搬出王二,并表示他和那姑娘之间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于是我只好理解为,他们之间是纯洁的性关系,没有掺杂任何感情,这是一种境界。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民主

我常常感到奇怪,为什么我会对民主政治产生兴趣。前几天看到一段关于中国家庭与民主的类比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一直生活在一个迷你的民主“国家”,在成年之后稍有启发就唤醒了打盹的公民意识,家庭才是我公民意识的起源。

Continue reading

我想回家

换了新版 WordPress 自带的主题 Twenty Eleven,感觉更像博客。看着有新鲜感,便有了表达的欲望,但仅仅是欲望而已。我现在处在一个尴尬的阶段,渴望表达,却又不希望在有严密成熟的思维能力之前留下幼稚的证据。但我知道这是徒然,我既不可能拥有我想像中的那种能力,也不可能消除所有证据。所以挣扎一下,我还是继续写吧,不说话怎知自己的无知。

Continue reading

沉默会传染

我不会歌唱,但你不让我歌唱我会反抗,因为我不知道明天的我会不会放声歌唱;
我不会跳舞,但你不让我跳舞我会反抗,因为我不知道明天的我会不会翩翩起舞;
我不会离乡,但你不让我迁徙我会反抗,因为我不知道明天的我会不会眺望远方;
我不会反抗,但你不让我反抗我会反抗,因为我不知道明天的你会不会加冕称王。

听话,孩子

我经常为自己曾经蔫头耷脑的模样感到愤怒,以至有段时间甚至怀疑小 D 的品味,对她曾和过去的我搞过对象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但后来我猜想她是一个目光长远的姑娘。这个设想无法证伪,即使小 D 否认,我也可以认为她同时具有谦虚的品德。而证伪这个结论的同时也是在证明,我想她只有接受。

Continue reading

你已助我们赢得第一个胜利,PUMA率先承诺“去毒”!

之前分享了一篇绿色和平的来信《保卫母亲河,挑战耐克、阿迪达斯、李宁!》,每个人的一点力量聚集起来,汇成一股不可忽视的能量,PUMA 已经率先承诺“淘汰其供应链中的所有有毒有害物质”,下面是绿色和平关于这一活动的第二封来信,希望各位网友继续参与,花几分钟的时间为环保做出一点贡献。 Continue reading